Posted on

“爸,他是什么人?”

叶梓瑶指着离开的赵,对父亲问道。

“他就是一个收画的贩子,下午那幅假的画,被他十万块钱给收走了。”章文国说道。

“十万?”

江昊挑眉,道:“如果真是假的,他为何愿意花十万收?”

“可能是那幅画还有一点价值吧。”

章文国罢手,却没有想那么多,现在他依然还没有被下午受的打击中出来。

“不对,就算是再有价值,可毕竟都是假的,难不成这些商贩十万买回去,又像骗其他人?”叶梓瑶若眸一瞪,对江昊说道。

“嗯,我觉得这里面不太对劲。”江昊挑眉,狐疑说道。

“老章,你怎么又来了。”

这时,王鸿福和一位中年人走过来,章文国认识他叫李大富,也是一位半路出家的收藏爱好者,平日他们都一起有来往。

“文国,听说下午你和老王过来鉴定一幅刘知白的画,是假的?”李大富手里还抱着一个盒子,对章文国说道。

气质温婉美女面若腮红半扎头发林间撑伞写真图片

“唉,是啊。”

章文国叹气,见他手里盒子,道:“你也来鉴定啊。”

“我前段时间拍了一件瓷瓶,拿过来给专家看看。”李大富笑着,王鸿福看着章文国手里又拿着一幅画卷,眼睛一眯,笑道:“老章啊,你宝贝可真不少啊,这次又是鉴定谁的画作啊?”

“关大师的,我不相信,这幅画还是假的。”章文国心里窝气,这幅关大师的画绝对是真迹。

“呵呵,是不是真的,等专家鉴定了才知道。”

王鸿福呵呵笑着,旋即才看着叶梓瑶和江昊,道:“废女婿也来了,梓瑶,前段时间,外面不是说你们要离婚吗?怎么还没离呀?

听王叔叔的,能离就离了吧,他不过就是一个中医大夫,就算名气再大又怎么样,还能当饭吃啊,回头王叔叔给你介绍一个青年才俊,是一个上市集团的公子哥,他家里老有钱了。”

看着王鸿福一口废女婿,一口要离婚的,江昊眯着眼睛不说什么。

可叶梓瑶心里却非常生气,语气冷冷对王鸿福道:“谢谢王叔叔好意,不过我和江昊并没有打算离婚。”

“老王,你几个意思啊,我对小江这个女婿甚是满意,你别在这里挑拨离间。”章文国也恼火了。

平日就不爽王鸿福,总是一副老大哥姿态对人,觉得自己多了不起一样。

“哎呀,老章你这话说的,我不是为梓瑶好吗,算了算了,老李我们先过去吧,马上就到你了。”王鸿福罢手,带着李大富先上去了。

“爸,以后少和他来往。”叶梓瑶很是生气说道。

“我哪里和他来往,都是他主动找上门来,在我面前炫耀的。”章文国很是无奈说道。

“好了,生什么气呀。”看着女人生气,江昊笑着安慰她。

“他那么说你,你就不生气呀。”叶梓瑶见江昊,根本没一丝动摇生气迹象。

“习惯了。”

江昊罢手,对于这些人冷言嘲笑的话,早已经习以为常,根本动摇不了他内心。

“哼,我生气。”盗墓小说网daou

叶梓瑶玉手环胸,嘟着小嘴娇哼,看着她可爱一幕,江昊觉得好笑,道:“你这样有点可爱。”

叶梓瑶俏脸一红,若眸瞥他一眼,立刻摆出一副强势女王姿态,道:“你说谁可爱呢。”

“哎哟,你这脸比我翻书还快…”

江昊笑着,惹得叶梓瑶伸手掐他腰打闹着,让旁边章文国心情缓和一下。

而此时在舞台上,六位鉴宝专家,李大富抱着盒子上去,其中刘波对瓷器有研究,看着李大富打开盒子拿出一个体型不是很大,形状很奇特的花瓶出来。

而且表面上还出现很多裂纹,就跟蜘蛛网般,也不是很大,但是却让刘波吴老六位专家一见到,惊讶:“这是北宋官窑六尊花瓶?”

“是的。”

李大富小心翼翼,把瓶子放在他们面前桌子上,笑道:“这是我前段时间,偶然得到的北宋官窑,还麻烦各位专家看看。”

“嗯,我看看…”

刘波双手戴着白手套,上手拿着这尊花瓶,开始仔细看起来,吴老杨寿成等其他专家,也被这尊花瓶所吸引,拿出放大镜研究半天都没说话。

李大富很有信心,这件北宋官窑六尊花瓶,可是他最爱一见藏品,花了他差不多一千万才拿下来的,认定是真品无疑。

然而刘波挑眉,脸色凝重看着花瓶底部,让李大富心头一紧。刘波表情不对劲,难不成自己这六尊花瓶不对劲,于是问道:“刘大师,难道我这六尊花瓶有问题?”

“嗯,是有问题。”刘波点头,李大富心里一紧。

站在台下的江昊叶梓瑶章文国他们,和其他人站在一起,看着台上在鉴定李大富这尊花瓶。

刘波把花瓶放下,才抬头看着李大富道:“你认为这六尊花瓶是真的吗?”

“当然了,可是花了我一千多万呢。”李大富毫不犹豫喊道。

“卧槽,一千多万啊,看来是真品无疑。”

“切,往往花钱越多的,假的更多。”

“没错,像这些有钱人,认为花大价钱收藏的宝贝都是真的,可现在那些骗子古董商,不是往往把价格抬高,坑他们的吗。”

“是啊…”

台下一群看客七嘴八舌议论起来了。

叶梓瑶若眸微眯,对身边江昊问道:“你觉得李叔这个花瓶是真的吗?”

江昊眯着眼,摇头笑道:“得上手才知道。”

“应该是真的,李大富这尊北宋官窑花瓶我看过,不像赝品。”章文国肯定说道。

可然而在台上的刘波专家,直接对李大富摇头道:“很抱歉,你这北宋官窑六尊花瓶是假的,是一件现代仿古的花瓶。”

“什么,现代仿品?”李大富瞪眼,不敢相信喊道。

“哼,我说吧,肯定假的…”

台下众人摇头笑着,就连江昊叶梓瑶章文国都愣一下,李大富喊道:“不可能,我花一千多万,怎么可能是假的…”

吴老笑道:“朋友,假的就是假的,这北宋官窑出来的瓷瓶有一个特点,就是这个底部……”

顿时台上六位专家,开始给李大富简述他这六尊花瓶哪里假。

可台下的江昊挑眉,虽然他还没有上手看过李大富这花瓶,可是从这些专家表现中,给他一直很奇怪的感觉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