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瞬发火球术?作弊……我的魔力护甲还没……”

轰!

大火球直直击中卡洛斯的面部。

强烈的爆.炸如同巨锤狠狠敲在卡洛斯的脸上,以至于他双脚腾空向后倒非半米。

“啊……”

卡洛斯惨叫着摔在地上,他的头颅几乎变形,高温瞬间烧裂表皮,烧焦血肉,但是,他没有立刻死去,而是在哇哇乱叫。

“岩石突刺。”

苏业念诵完第二个咒语。

一米高的尖笋形岩石犹如钻头猛地从地面钻出,扎穿卡洛斯的后腰,穿透他的腹部。

卡洛斯的腰部被岩石突刺擎在半空,腿部和头部分别向两侧下沉,身体弯折。

岩石突刺的尖端被鲜血染红,鲜血顺着伤口向下流,染透石笋。

红衣古装美女雪地里绽放

岩石突刺,鲜血浇铸。

“为什么又是瞬发,用魔法器作弊……呃……”

直到陷入彻底黑暗的一刹那,他都没明白到底为什么。

“为什么胜利不属于我……”

灰暗的天光下,卡洛斯永远闭上了眼。

帕洛丝拿着第二块饼干,望着正在往回走的苏业,湛蓝的眸子中满是难以置信,喃喃道:“我刚吃完一块,好厉害……”

“去把卡洛斯身上重要的东西收集起来,然后把尸体拖到远处,滴一滴溶解剂。”苏业顺手递给地傲天一瓶溶解剂。

地傲天无比兴奋,兴冲冲地带着两个手下去搜尸。

苏业坐到帕洛丝旁边,抢过帕洛丝手中的那块饼干,道:“来,一起吃晚餐。”

“结束了?”帕洛丝问。

“结束了。”苏业一边吃着饼干一边含含糊糊道,然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手背。

17。

帕洛丝皱眉思索,问:“这个卡洛斯,是不是故意输给?”

“不像。”苏业道。

“不,我总觉得有问题,会不会是个陷阱?”帕洛丝问。

“多疑少女,快点吃吧。他就是没想到我能瞬发火球术。”苏业拿了一块新的饼干塞到帕洛丝嘴里。

帕洛丝完全没有抗拒,很自然地接受了投喂,一边咀嚼一边思索。

咽下饼干后,她才露出恍然之色,道:“是了,我说他在看到的火球术后怎么发愣,没别的原因,只是被吓到了。如果我在之前跟对战,看到也能瞬发火球术,大概也会被吓到。身上果然还有秘密……”

帕洛丝等着亮闪闪的蓝眼睛,好奇地打量苏业。

“想多了。”

帕洛丝得意一笑,道:“刚晋升黑铁魔法师没几天,就算火球术练习到施法极限,也需要三秒。三节法杖减少20%,就是2.4秒,的魔力喷发减少2秒,还剩0.4秒。那么问题来了,是用什么方法减少了这0.4秒?”

“话真多!”苏业又往帕洛丝嘴里塞了一块饼干。

帕洛丝一边嚼着一边含含糊糊抱怨:“用到的时候说人家声音好听,现在不愿意听就堵人家的嘴,坏人!我这是在学习交流魔法战斗!”

苏业笑了笑,道:“造水术。”

一个小水球出现在半空,向帕洛丝面前飞去。

“慢点吃,喝点水,别噎着。吃完再说,我一直听着。”

“嗯嗯。”帕洛丝开心地咬掉小水球的一部分,喝到下去,又咬了几口喝下去。

苏业把所剩不多的水球送到自己嘴里。

帕洛丝看到这一幕,小脸儿一红,心道那可是人家咬过的东西,又占便宜!

两个人真就像野餐一样,一边吃一边聊。

帕洛丝出奇地主动说话,不断刺探苏业的小秘密。

苏业能遮掩就遮掩,遮掩不过就塞饼干,送水球,效果显著。

吃完饭,三个地精雄赳赳气昂昂回来,地傲天拿着最值钱的魔法器,另外两个小地精抱着皮衣,而且已经洗干净,没了血迹。

帕洛丝疑惑地看着两个小地精,不明白它们俩扒死尸衣服干什么。

苏业接过魔法器,发现无法知道这些魔法器的作用,先放到背包,等今天晚上就学习魔法侦测这个黑铁魔法。

地傲天突然把小地精的衣服抢过来,放在自己身前比量着。

“叽叽咕咕。”地傲天火红的眼睛里充满渴求。

“想要?”苏业问。

“叽叽咕咕。”地傲天连连点头。

“好,给了。”苏业道。

“叽叽咕咕!”地傲天高举骨棒,大声叫喊。

两个小地精立刻跪在地上,高举双手,仿佛在赞美苏业。

“叽叽咕咕叽叽咕咕……”

苏业盯着开始裁剪皮甲的地傲天。

帕洛丝吃惊地道:“仆从还能穿东西?这和书本里说的不一样啊。除了圣域层次的契约召唤是召唤活的生灵,召唤仆从本质上是一团魔力。奇迹仆从好特别,真想认真研究研究。”

苏业心道帕洛丝是学霸果然是有原因的,明明是战士,却对法师的东西保持好奇,这种求知欲十分难得。

“确实,我甚至怀疑这家伙能使用魔法装备。”苏业说着,摘下魔力护甲之戒,递给地傲天。

“先试试看,能不能用这枚戒指,如果能用,在立下大功后,我把这枚戒指赏赐给。”苏业心想如果他真能用,回到雅典就买八个火球术戒指给他戴上!

让学徒仆从,拥有短时间白银仆从的实力!

正在用牙齿和手“裁剪”皮甲的地傲天缓缓抬起头,张大嘴巴看着苏业,突然把皮甲一扔,冲刺跑过来,噗通一声跪倒,跪着滑行了半米,来到苏业脚下。

晶莹的眼泪缓缓流下,地傲天举起颤抖的双手,接过魔力护甲之戒。

“叽叽咕咕……”

另外两个小地精仰起头,高举双手,跟着下跪,仿佛把苏业当神灵一样。

感天动地。

苏业愣了,这演技跟谁学的,太浮夸了吧!怎么有种现在不把魔力护甲之戒给他就对不起他的感觉?

帕洛丝眨眨眼,看看地傲天,看看苏业,轻轻点了点头。

果然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仆从。

“我只是让试试,不立下大功不能给!”苏业再次重申,总觉得这个地傲天有点熟悉的感觉,好像和某个不是人的老师有一些相似的地方。

地傲天完全不在乎,他把魔力护甲之戒戴上后,轻轻抚摸,戒指表面光芒一闪。

浅蓝色的长袍出现在地傲天的身上,让他看上去更加英武。

地傲天伸手碰了碰透明的长袍,泪水涟涟。

随后,地傲天小心翼翼摘下戒指,双手捧着递给苏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