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

姚雨菲、洪太一等天才期待的看着齐择严。

如果那陈古失去了皇恩赏,最有可能获得的人就是齐择严了。

他可是本届盛会的第一名,荣耀本该属于他的,现在却被人夺走了,按照常理,他绝对不可能为那陈古说话!

见众人都盯着自己,齐择严那木讷的脸上并没有多少波动。

“我不知道大家希望从我这里听到什么答案,但就我个人而言,觉得皇恩赏没有给错人。”

齐择严话语一出,场轰动。

“齐兄,你犯糊涂了吗?”

姚雨菲、洪太一等人都急了,这剑痴说话不经大脑的吗?!

“把皇恩赏给陈古吧,我不知道那是多大的奖赏,但应该能助他突破进王境吧?”

“自从与他一战之后,盛会的每一场战斗都让我觉得索然无味,我期待着他踏入王境,再与我堂堂正正决战一次。”

齐择严的话让不少天才脸色难堪,观众们更纷纷倒吸凉气,随后眼露狂热。

“不愧是南华圣地的剑道天才!处世光明磊落,一心只求强大对手!”

小薇清秀迷人

“啊啊啊,齐择严好帅呀,我快爱上他了!”

连盛会的第一名都不否认陈古的天赋,这几乎起到了一锤定音的效果,令姚雨菲、洪太一等人都哑口无言,根本难以再反驳。

沈旭东听完,苍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,道。

“看来应该没有人有异议了,既然如此,皇恩赏的得主就这么定下了。”

这回没有人再说什么,只是另外一个疑问冒了出来。

“这皇恩赏说是给陈古,但他人呢?他可已经好几天没出现了。”

“他是天庭杀手,应该不想曝露在人前吧,也怕被人追杀。”

“嘿嘿,皇室允诺给他奖励,难道还会害他,那样岂不出尔反尔,信用无了?我要是他,可不会错过这天大的好处!”

众人议论纷纷着,都好奇陈古会不会出面接受皇恩赏。

这时,太子姬泽方开口,坦荡荡的声音传遍场。

“陈古,我猜你应该就在现场,请现身吧。我以中土皇室的名义向你保证,今日这里不会有人对你不利。”

他眼底深处含着一丝期待。

这次颁发皇恩赏,本来是由国师负责就可以了,但他在洛阳听闻了此人的消息,又经一名高人指点,便决定亲自到场。

皇恩赏涉及到的奖励可非比寻常,他决定将此奖颁给素未谋面的陈古,其实是有着深层次的用意。

太子都发话了,所谓君无戏言,这便意味着陈古不用顾忌自己杀手的身份,尽管出现在这里,也不会有人找他麻烦。

大量观众期待的等着,屏息以待,但过去十息时间,却未见陈古现身。

姬泽方略微尴尬,重复的问了一遍。

可惜,陈古仍然没有回应,仿佛并不在现场一般。

这是让人难以相信的,以对方这些天在真武学院闹出的动静来看,今日的决赛,他应该不可能错过才对!

“看来陈古连露脸的勇气都没有,这赏赐皇室可以省下了。”

姚雨菲、洪太一等人冷笑道,若是陈古敢露面,他们不排除为难他。

至少,要在众目睽睽下打他的脸,让所有人知道,其实他的天赋也不过如此!

太子邀请了数次无人回应,嘴角不由得露出苦笑。

没人领奖的话,这可如何是好?

这时,天突然阴沉了下来,滂沱的乌云聚集而来。

“呀?天空怎么突然变那么暗?看这样子,要打雷下雨了呀。”

场的观众惊讶的抬起头来,先前还是万里晴空的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阴霾就遍布天空,让人感到沉甸甸的。

轰隆隆!轰隆隆!

远方惊雷滚滚,众人注意到,所有的乌云部在往一个方向聚集,仿佛千万军马奔腾而去。

而那个地方,有一道道接天连地的青色闪电划破虚空,仿佛要把大地碾灭!

“这是怎么回事?无端端的生出如此异象!”

那个地方距离不过数十里,所以异象看起来就好像近在眼前,让一些人灵魂都感到战栗。

“那是……难道……”

贵宾席上的诸多大佬纷纷望着那里,感受着天地元气的极度不平静,脸色数变,想到了一个可能。

“老师,那莫非是……”

太子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去,深吸了口气,神色难掩震撼。

“这种宏大的天威气息老夫一生也没体会过几次,错不了的!”

沈旭东凝重的点了点头。

“走,去看看!”

贵宾席上的大佬们目目相觑了一番,随后竟以太子和国师为首,纷纷破空而起,朝着那雷霆的中心处飞了过去!

广场上的观众们也骚动了,眼下的天象实在太过不凡,即便不清楚是怎么回事,众人也意识到绝不能错过!

就只见真武学院的上空,涌起了一道道长虹,密集如蚂蚁般,朝着数十里外飞驰而去!

而此刻,在造成如此惊人气象的源头处。

顾辰浑身绽放无量金光,体内的每一丝血肉都熠熠生辉,犹如红宝石般瑰丽。

他早已恢复了真容,清秀的脸上眸若点漆,乍看之下,给人寒夜看星的感触。

他的体内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,丹田之中,极致的金色海洋已经消失,化为了一颗金丹,漂浮在万物母根的周围。

而在他的身体四周,随处可见碎肉和黑血,那是过去几天脱胎换骨,从他身上蜕下的旧皮囊。

他突破了,在严酷的战斗中,在刻苦的修炼下,终于打碎了束缚在他身上的王境枷锁,踏入了长生领域!

只是他没有来得及高兴,因为在斩碎体内束缚的同时,他感应到了一股来自这片天地深深的恶意!

他站起了身,一手并指成剑,将自己栖身的这座山峰拦腰斩断,人从洞穴里飞了出来!

望着天穹顶部那数之不尽的闪电,顾辰一头黑发飞舞,眸中冷芒四射。

他体内的苍天霸骨在呐喊,释放出一股股气息流遍他的身。

那是霸道的要与天对抗的意志,不屈亦不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