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

“先前我们去那蓝色森林,它一个人溜进了深处,回来时就带着一大盆蓝色稠物。那应该是凶虫群的宝物,它一偷走,虫群就疯了般攻击我们。”

“那东西蕴含的能量应该极其惊人,会不会是它贪嘴吃了太多,承受不了了?”

顾紫妍猜测道。

“可是它的眼睛是怎么回事?三眼白猿,我印象里没有一种灵兽与它相似。”

顾申鸣说道,最后两人都看着顾辰,只有他最了解白猿来历。

或许,这猿猴是天葬大陆的独有灵兽。

顾辰神色很紧张,上回白猿睁开第三眼后很快就虚脱了,这回眼睛产生那么大的动静,怕是容易造成更大负担。

咻!

白猿翻了个身,那眸中的灰色光束投射向山脚,照在了一片树林上。

咔咔。

本来碧绿葱翠的林木竟然一瞬间部石化了,变得毫无生机。

这一幕让三人心中凛然,那光束不简单,绝不能被照射到!

大眼清纯漂亮美女日本游玩俏皮可爱写真

白猿的第三眼频频跳动着,发泄了许久才消停,随后它就酣睡起来,响声如雷。

看到这一幕,顾辰哑然失笑,看来它并没有太大问题。

他将它抱起,收进了养兽袋内,随后和两人一起上山。

“两位真是对不住了,它给你们添麻烦了。既然小家伙独吞了那蜜液,这山上的宝贝,我们三人平分。”顾辰主动说道。

本来山上的禁制完是他一个人破解的,他大可以拿走一半甚至更多,原先商量的也是这样。

但小家伙事情干的不厚道,让顾紫妍两人去冒险对付虫群,自己则把虫群的宝贝蜜液吃光了。

看它那样子吃了蜜液后分明得到了极大的好处,这让顾辰过意不去,所以主动这么说。

“这可以吗?”顾紫研和顾申鸣有些犹豫。

虽然还不清楚山上究竟有多少宝贝,但那疑似仙丹的小鹿他们是亲眼所见,就算只有这一样宝贝,也是价值连城了。

他们在破阵上并没有帮多少忙,相当于白拿一半,自然不好意思。

“我等三人既是同族也是伙伴,就不用太客气了。在这秘境里处处危机,我们可是把性命都交给了彼此。”

顾辰洒脱一笑,两人听得十分受用,不再犹豫。

三人一起往山顶前进,破了那八卦阵后这里再没有任何的禁制,路途平坦顺利。

他们很快来到了山顶,发现了一片钟乳石洞。

“这里是修士的洞府!”

三人从布局上很容易察觉出了这点,脸色纷纷一喜。

既是修士洞府,里面有宝物的机会更多了!

“那仙丹跑哪去了?”顾紫妍美眸变得炙热,东张西望。

“这个,它恐怕被我吓到了。”

顾辰将自己之前差点抓到小鹿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他们先前破阵的动静那么大,以那小鹿的聪慧,说不定已经逃之夭夭了。

“但愿还在。”

三人提着一颗心进了洞府,这洞府比想象中的还大,入门就是会客厅,除此之外还有多间石室。

三人走进第一间石室,发现里面竟然是一片药田,田里栽种着许多药草。

“那是太岁草,叶生九痕,怕是至少有五万年的年份了!”

“这是玄阳芝,仙灵大陆上现在已经很难找到了,这里竟然有,而且年份怕是有数万年的火候了!”

“那是无忧流明果,那是佛足杏!”

顾紫妍和顾申鸣的惊叹声连连响起,他们发现这药田里栽种的都是数万年火候的珍贵药草,拿出去卖可以卖出天价!

顾辰对药草并不熟悉,只是注意到这片药田很多地方都是空荡荡的,显然早被人扫荡过了,留下来的像是边角料。

他走向药田旁边的一间石室,发现里面是座巨大的炼丹炉,只是那丹炉的盖子早已打开。

石室边缘放置着一排架子,上面堆满了各种玉简还有一个个瓷瓶。

顾辰眼睛一亮,立即走向那些瓷瓶,一一打开来看。

空的!

还是空的!

通通都是空的!

他将所有瓷瓶检查了一遍,并未发现任何丹药,最多只有一些残留的药渣,说明里面曾经有过丹药。

他一时大失所望,这验证了他的想法,此地已经有人来过了!

他又随意抽出架子上的一枚玉简来看,希望有些收获。

这玉简内的文字十分古老,顾辰发现自己看不太懂。

“这是苍黄古星的古文字,起源可追溯到远古时代。”

顾紫妍不知何时来到顾辰身边,瞥了眼那玉简说道。

“远古时代?难不成这洞府从远古传承至今了?”

顾辰很惊讶,又翻看了其他玉简,发现都是同一种文字。

“这并不奇怪,我顾族祖地起源本就非常悠久,可以追溯到远古时代。早在我族先祖从天葬大陆迁移来仙灵大陆前,这处秘境就存在了。”

顾紫妍解释道。

“这么说来果然有人捷足先登进入了这里,这里的丹药已经被扫荡一空,外面的药田也只剩下几万年年份的了。”

顾辰遗憾的道。

远古时代可追溯到三十万年前,倘若这处洞府真的存在了那么悠久的岁月,那药田里的药草长到现在,也该有几十万年的年份了,怎么会只有几万年?

那几万年年份的药草,怕是洗劫了这洞府的人看不上。

“也未必是有人捷足先登了,你们过来看看。”

顾申鸣走进石室,对两人说了一句。

两人于是跟在他后面离开药田,来到了另外一处石室,这石室是炼器室,摆放着不少法宝。

可惜的是,这里的法宝都黯淡无光,破碎生锈。

显然,那么漫长的岁月过去了,法宝都不能用了,这让人分外痛心。

“虽然这些法宝已经都用不了了,但这可是从远古流传到现在,哪怕成了废铁,这上面的器纹都是值得研究的。”

“还有那炼丹室里放着大量玉简,有些可是古老的丹方,放到现在价值连城的,不比那些瓷瓶里的丹药便宜,先来的人竟然也不取走。”

“被取走的只有丹药和药草,说明对方可能不是人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——那长了脚的仙丹?”

顾辰和顾紫妍神色动容。